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河北省约有70%矿企停产

发布时间:2015-04-03 浏览次数 1719


河北省约有70%矿企停产





       “矿业的春天什么才到来?这个冬天还要熬多久?矿价再跌怎么办?”   

    3月25日,2015冶金矿产品国际会议矿山企业分会场上,悲观情绪弥漫。此前一天,24日的国际铁矿石价格已跌至54美元/吨左右。这对吨矿成本高企的国产矿山企业无疑又是一个坏消息。来自河北、山西、内蒙古等地的10多家矿山企业代表纷纷向行业协会诉苦,“产1吨矿最多亏300块,矿山企业度日如年”,他们呼吁协会能向政府主管部门反映困难,希望主管部门能采取一些政策、措施为矿企降税减负。 

但矿业专家认为,指望政府降税解决产业过剩的问题并不现实,矿企仍需要向内挖掘潜力练好内功。 

河北约70%矿企停产 

    河北作为钢铁大省,矿山企业也占据全国半壁江山。受去年铁矿石矿价断崖式下跌影响,国内矿山企业目前经营普遍陷入亏损、停产困境。 

据河北冶金矿山管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介绍,河北目前共有1800家选矿企业在册。2014年是市场的一个拐点。全省矿企矿石产量约4.07亿吨,比前一年的5亿多吨大幅降低,生产铁精粉8000多万吨。 

    据其介绍,随着去年以来矿价持续下跌,目前大约70%的矿山企业已经停产,继续维持生产的大都是国有矿山企业,而且也在亏钱生产。在成本方面,去年产的4亿多吨矿产中,吨矿成本在800元左右的占25%,450-550元之间的约占65%-70%,还有一些贫铁矿的成本在300元左右,这部分比例占5%,“按国际矿价55美元来计,绝大多数国内矿山的吨矿成本都是亏的。” 

    “我们企业已经停产了5个矿,还有2个艰难维持。”福建企业富贵鸟矿业集团副总裁兼总工程师李峰广称,停产带来许多问题,包括造成地方财政困难,“我们希望能给企业找点药方”。 

    五矿旗下的邯邢矿业的高管在发言中透露,该公司是国有独立矿山企业,在邯邢、安徽、山东等地拥有6座矿山,铁矿石年产1000万吨以上,铁精粉年产460万吨。去年一年受国际矿价“腰斩”影响,估计目前亏损已经超过1亿元(还在审计),与前一年的盈利六七亿相比,反差巨大。但由于国企的身份,他们的矿山依然在维持生产。 

   “国有矿业继续生产的代价很大。我们的亏损逐步扩大,资金流陷入困境。生产出的产品不好卖,卖了也收不到钱,举步维艰。”该高管表示。 

    河北冶金矿山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1吨铁精粉,能生产0.67吨生铁。可是从另一方面看,国内矿山企业生产1吨矿便可以养活0.2个人,上交138块钱税收,这些矿企上交的税收又可以养活90多个矿业城市的财政,还带动了下游的餐饮、运输等产业发展。这些不是直接买1吨外矿可以替代的。” 

    而河北的情况在国内并不是特例。据山西金诚鑫商贸公司代表介绍,据其掌握的情况,“山西省内去年年底的时候大约90%的矿山企业停产,到现在估计有95%矿山关停。几乎100%的矿企亏损。” 

    内蒙古众兴能源的一位代表则介绍,内蒙地区约有200多家矿山企业,“现在百分之八九十都停产了, 大的矿企开工生产的就两三家。” 

    减税?限制进口矿? 

    据民营企业奥威矿业提供的数据,国内矿企的吨矿成本中,各种税费加一起的占比大约在25%,而国际矿业巨头等的税费占比仅4%~5%。“现在矿山生产1吨精粉,最高有的亏300块钱。但那些国企还在生产,亏100多块的很正常。前阵子去宣化、赤城等地调研市场,停产后的矿山一片凄凉景象,破破烂烂让人看了很心酸。”

    “我们最关注的是政策方面,能否呼吁给矿山减税?”该公司的一位高管看来,除税费负担较重,矿企的生存压力还来自进口矿的冲击。“外矿低的只有30到50多品位,国际上老是对中国钢铁反倾销,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对低品位的进口外矿反倾销?” 

    上述内蒙古众兴能源的代表也表示:“内蒙古那边钢铁企业有17家,除了包钢,其他中小钢企因过剩等原因都在减产且大幅度提高外矿配比。之前内矿配比大约在45%,但现在外矿的配比有的高达70%,内矿连30%都占不到。外矿对国内矿企的冲击非常大。” 

    李峰广表示,“外矿价格低,钢企利润则相应提高。像力拓等大型巨头,矿价跌到40美元还有很大利润空间,而我们国内的矿山企业,如果跌破50美元,估计都撑不了多久吧?” 

    据河北冶金矿山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测算,“若矿价未来半年都在55美元/吨左右徘徊,那么河北省国产矿届时大约有60%的产能会消失。当前还没到55美元,已经有70%的产能成本是亏本了,撑的肯定不会特别长。” 

    该位从事20多年矿山管理的人士认为,目前国际矿价的持续走低,与原油价格走低相似,也有一些国际巨头蓄意压低市场价格的因素。 

    李峰广也认可称,外国矿商抢占市场份额后把成本高的矿企踢出去,以后就可以涨价。矿业生产周期很长,国内矿企一旦关停被挤出市场,复产十分艰难。“国家主管部门应该思考,到底要把铁矿行业放在怎样的战略安全考虑?”李峰广称。 

    据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主席团主席杨家声透露,去年以来,该协会与中钢协等行业协会已经多次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矿业、钢铁企业的困难情况。“矿山企业税费负担平均25%,如果能有所降低,对企业的生产和发展都有所帮助。这些情况已经引起了部委及相关领导的关注,但税收是牵一发动全局的大事。” 

杨家声表示,“指望税费适当的减轻,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我们给有关部门提交了一些建议,希望能降低征收比例,减轻负担。但这个毕竟不是我们行业协会能解决的,得由好多部委联合来解决。” 

    据杨家声提供的数据,去年全国十大矿山企业,有6家亏损,总额达2.9亿。不过他也指出,税费即使真的顺利降低10到20块钱,也未必能改变矿价下跌造成的亏损局面。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友情链接

北京节能和资源综合利用协会中国砂石协会中国联合钢铁网冀东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河北钢铁集团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北京威克冶金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北京市密云县巨各庄镇

电话:010-61031879 传真:010-61032888 邮编:101501

京ICP号:13000574号

京公网安备:11022802151204号